发新话题
打印

街机情怀之街机亲历

街机情怀之街机亲历

作者:L魔神J
现在的街机厅和以前的机厅纯粹是两码事,楼大的那些事本神基本也都经历过、看到过、听说过,亲身经历的便为你奉上。
游戏入视野: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对游戏这个词很陌生,也根本不沾边,那时候就只有电视可以消磨时间,而看电视只有动画片,每天下午17:30分央视1套的动画城,18:00的大风车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吧,只有下午才有,而且看不过瘾,时间久了也就无味了。某年一天,我一亲戚从外地回来带了一个手摇的游戏机,那个是装电池的,只能玩俄罗斯方块,刚开始觉得很新鲜,每天玩,但时间久了也腻咯,因为太单调,而且没多久就没电了,就得换电池(那时电池贵),这个玩意儿印象不算深也没过多留恋,慢慢的也就忘了,后来老爸因为一些原因就买了一个FC的家用机(是黑色的,样子看上去还不错,有点像仿的世嘉机,带枪的),自从有了后这瘾就一发不可收拾,老爸一下班回家就要玩(因为我老爸也会玩),后来瘾过大,以至于不想去上学,结果老爸一怒之下把那游戏机砸了,游戏机碎了我的瘾也就碎了,还是就老老实实的去上学,至此后便知道了有游戏机的存在。
我姑姑有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哥,小时候很喜欢去他家玩,很多的时候都会去找他,在8岁那年,我表哥说是要去别的地方玩,说叫我别跟去,我就偏要去,谁可曾知道这一去便是我噩梦的开始。

踏入机厅:
跟着去后到了一家店面进去了,我就纳闷了:玩要跑到别人的门面来玩?你这玩得也够奇怪的,既然来了就跟着去吧,进去后看到他上了旁边的一个楼梯,我也跟着,中间一段不太透光,很暗,还是跟着走,走到尽头后看到了才傻了,原来这里面别有洞天。家用机游戏应有尽有,FC、SFC、MD、PS而且玩的人太多,这真把我震撼到了,那我也知道表哥为何说去别的地方玩,又叫我别跟着他,估计是怕我泄了他的密吧。这是限时玩的,4块钱1小时,相当的贵,但他请客和他一起玩FC游戏,魂斗罗、冒险岛、松鼠大战、双截龙、忍者神鬼等等,这下真的是上瘾了,玩游戏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没多久就时间到了,这下忘不了咯。从这之后,瘾真正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一到周末就要去,就算是没钱玩看也要看够,慢慢的瘾越来越大,这家用机游戏已经满足不了我,然后我表哥说还有比这更好玩的,我便说那你带我去,也就隔着几百米的距离。跟着去了后,在外面都听到声音了,我们那把街机叫大型游戏,家用机叫小型游戏,表哥说这店叫星星商店,因为不太认识字,所以看到店牌也不知道,直接就进去了,那年我8岁,小学二年级学生,从踏进机厅那一步起噩梦也就从那时候开始了!

机厅各事件:
事件1挨打:
进机厅后就被吸引了,那时又小,又不懂得玩,纯粹就是瞎玩,当然死得也快,没一会币没了,币是0.25一个,1元4个,钱很有限,也就见底了,没了后只有看别人玩。天也晚了,也该回家了,但还就舍不得离去,因为表哥在所以没有太晚回,这一切都成了我和他的秘密。从那后彻彻底底的被征服,严重的上瘾了,表哥被他爸管得比较严,去的时间和机会都很少,我呢总是想着周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个人很多的时候都是出去一大下午,家人问去哪了,就找借口说去玩了什么的借口搪塞过去,慢慢的也从那时起家里发现了异样。又是熬到了周末,白天睡醒起来吃完早饭就写作业,写得很快,就怕耽误下午办事的时间(你们懂的),中午吃完了饭,差不多1点吧,要了1块钱说是要买东西什么的(1块已经算多的了,很多的时候就只是5毛),殊不知这是计,因为我老妈实在太精,我拿到钱后直接就奔向机厅,根本不知道会被跟踪。到了机厅后币买好,投了刚开始玩,耳朵一阵痛传来,转身过去,得!老妈,我的天呐!瞬间心跳80以上(幸好没心脏病哦)被抓个现行,心想这下完蛋啦,当时就打几下,然后来句:回去才和你说,径直走回去后一顿打肯定少不了,就问:还去不去?我:不去了,不去了,错了!这次就算了,再去就没那么便宜了,我这下是长记性了。

事件2发现:
从那次被打经历后,长记性了也长教训了,也有点畏惧三分了,自然钱也就被限制了,然后规定就来了:中午12点放学,12:30必须到家;下午2点后才准去上学,16点放学,16:30必须到家,回家不准看电视,写作业看书,但那个时候瘾已经完全被激发了,根本压抑不住,因为上次的教训所以心有余悸,只好循规蹈矩的按规定来。但这样并没有维持多久,最多也就半月吧,慢慢的也就回到以前了,自始至终放学回家的时间不会变。周末写好作业,也确实无聊没有玩的,趁家人不注意溜了,这下得机灵了,先到处走走看看,确定很安全没人跟踪后再快速去机厅。到机厅后在门口还得东张西望一番,再确定没问题了才进去(学精了),机厅里的游戏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名字,所以就取了代名:白马王子(圆桌骑士)、木乃伊(名将)、砍刀(战斧1代)、横版三个飞机(雌虎战机)「这个游戏到现在才知道名字」、阿波给(街霸2),就这些游戏就玩得不亦乐乎了,问题也随之来了:钱被限制,基本就5毛钱2个币,打完了时间也还早,便早点回家,以免被怀疑,回家路上想:钱那么少根本不够,这怎么办?苦思冥想的,直到后来一次不经意的发现解决了这问题---偷钱!

事件3偷钱:
被限制以后钱变少了,但瘾是在太大,就像吸毒一样,一天不玩就觉得难受。我老妈做的小本生意,寝室和店面有块布挡住的,每天的营业额就全放在挂墙上的一个包里,然后就打开在里面摸,都是叠好的,基本都是零钱,5毛,1块的叠好,毕竟做贼心虚,也是第一次,所以每叠各抽一张,不敢多拿,不然会被怀疑,拿到的5毛居多总也就几块钱,放到枕头底下,然后又放心的睡回笼觉,我老妈依然在外面忙碌着。睡醒后吃好早饭,最快的时间写好作业,那时的心情高兴得没法说,中午饭后,老妈肯定就会问作业的事,当然也有对策。1点多便找借口说出去玩(那是什么玩额明明就是进机厅),或许是因为她忙,只是说了个早点回来,便跑掉了。去机厅的路上心里那个高兴劲没法说,和一个同伴就去了(那个同伴比我大一点),去了准备买币,老板是个老头正在和别人谈话,然后我拿5毛买了2个币,他估计是专于谈话,然后就找钱给我,说:拿着1块,5毛,找你1块5!我想这老头犯糊涂了,当我拿的2块买币了,哈哈,又高兴了。然后就开始打,打完后我那同伴发现身上的钱不见了,就到处摸,找不到,就怀疑到是我偷他的,而且也巧,刚好也是1块5,我就说没有,他就给老板说,那老板有点管事,就一起去问,我就说没有偷,他就说你身上那钱怎么来的,我也不敢说是老板找的,不然就露了,老板的老婆也问是不是我的,我说是我的,来的时候带的(吓死了)后来找不到也就算了,就这次事后和同伴就没什么话说了。

事件4介绍:
那次的偷钱玩了后过了几天居然没事,这样也被放纵了,慢慢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又是个周末,这下拿得更狠:每叠拿2至3张,这下是1块居多,这下拿了差不多有十几块钱(手都在抖,那时候2块就觉得很多了,5块就是大票子了,10块的想都不敢想)这下是十几块,并不明白意味着什么,就是觉得很多而已,又是那样找借口出去玩,这下是去第一次的那家机厅。这家是全城最好的一家,只要出什么新游戏,它先有,而隔着一家茶馆旁边还有一家(这家的生意全是那家带来的),介绍一下:有个竖版飞机,保护豆飞机(威虎战机,卡普空经典游戏),声音好像是开完了,走到离它有几十米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带眼镜可以发激光(电神魔傀2代)、陆空推箱子(奇迹三合一)、十二生肖(豪血寺一族2代,后来这个游戏最喜欢)、还有个特别大的一个机器,全蓝色的,四人打的,可以选超人、一个暴风女、独眼人(猜猜是什么游戏)这应该是这店最好的机器了,除了那机器外别的是蓝色框有线黄线画了格子,有神灯人,成年人的话坐着又矮了点,站着又太高了,控制台上有发射这些标示,币是那种印着中西的铜币,两家店通用此币。我在的地方是个比较小落后的一个小县城,那时就机厅多,另外就是茶馆多,物价便宜得要死,毕竟是在90年代,这就是我的机厅环境。

事件4捉脏:
机厅里的游戏就是只喜欢玩三合一的陆战,那个大机器游戏(比较难,过不了几关),电神。后来看别人玩十二生肖,一般就是玩那个忍者和猪温,看到电脑控制的那个和尚发那个定符觉得是个好东东,他的一发奥义是个骷髅,能打很多血,所以玩着游戏纯粹是奔着那个大必杀去玩这个游戏,第四个的一个老大妈就是过不去,老就挂那。那时确实不太会懂得玩,死得快是肯定的,没多久钱就没了,也快回家了,那也过到瘾回去了。然后偷钱胆子越来越大,金额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是二十几块钱,到手后先是家用机游戏玩1个多小时,然后就转去机厅(因为4元1小时实在是贵,毕竟钱也不是很多,总得要细水长流吧)啥游戏都打,有时还去打那个水果机,钱挥霍完后才舍得回去。慢慢的,老妈就有所怀疑了,总是觉得钱少,但是又想不出是谁,也有了察觉。某一天,又是装着大款样出去了,去了后还是买币,不想又被老妈跟踪,就问哪里来的钱,我就说自己省的,她压根就不信,当场就从我身上搜出还没来得及挥霍的二十几块钱,被拧着耳朵回家。回家就是用竹棍打,打得很痛,真的是下狠心打,或许是家里不能忍受这偷盗行为,那个痛额,没法用言语说,但是那个瘾实在打不掉,那次打后管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偷,结果还是被捉到,又是一顿痛打,上次的教训嫌不够,这次打了后直接被绑到路边的电线杆上示众,让过路的都知道我偷家里的钱,后来有亲戚帮我说情,被家人逼迫下写了保证书才算了事,从这后真的是不敢再偷了,彻底的痛到心里去了。

事件5晚归:
偷钱被抓到痛打后,就完全长记性了,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偷了。虽然是不再偷,但那个瘾始终还在,就像是长的瘤一样,根本祛除不了,有很长的段时间都不敢再踏进去,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纠结。我老妈很喜欢打麻将,随时被麻友一叫就走了,而我就是走到那跟到那(到现在和老妈的感情都很好),不愿意和爸在一起,很多时候老妈都不想带我去,有的犯贱麻友就不喜欢打牌还带小孩去的,跟着去的也是多数。她打牌自然就没法顾及我,我就玩我的,偷钱事件过了很久后,我似乎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找借口说是要买什么吃的,拿点钱给我,然后就不买了,趁其不注意溜了。那时候币又涨价,3毛一币了,拿到钱后就开始计算打哪些游戏等,到了后,直接买好币,就喜欢玩那个豪血寺,选那个和尚,打电脑打翻版能打400多万的分,那时候很少有对打的,有个成年人打猪很不错,和他打必输,后来我得了个绰号"小和尚",就是因为会而且只会那一个,打得也不差。然后别的币还得要算打什么游戏,多少时间等,不算好的话就是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币打完也没钱买,时间又还早,回老妈那就无聊;另一种就是币没打完,时间已经太迟了,被发现那又得完蛋。无论瘾怎么大,始终遵守个原则:在老妈牌打完前必须回家或者到她那一起回,如果早的话就随便的玩玩,玩累了或者困了就倒她怀里睡了,打完了再回家,睡着了被弄醒是很痛苦的,然后早上没人叫,上学肯定迟到,当然成绩也慢慢开始下滑了,二年级末考试,或许是迷上了游戏,也或许是换了老师,数学成绩下降最明显,那个期末我记得最清楚的考了76分(以前都是90以上的)。三年级以后,没钱玩了,就是看也要看够,放学后就去,一直到9,10点才回去,几天内没什么问题,时间一长还是被发现,唉!运气怎么那么悖呢?不用说又是一顿打,光因为游戏的事被挨打就不少,唯一的区别就是轻和重罢了!这样后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有的时候想考个及格都很难,反正这游戏就像个恶魔一样缠绕着你,无法摆脱。只要一迟到,同学知道的也会给老师参一本我玩游戏的事,这样就加重了惩罚,心里的苦谁又能懂?

事件6抢劫:
那个年代的治安相当的乱,抢人真不在少数,时常去那些机厅的或多或少都有过,我那有家机厅名叫红苹果,是人最多的,同时也是抢劫最多的。我从不去那家,一般都是去离家不算太远或者人比较少的机厅,为的也是各种安全,为了玩个游戏也真是煞费苦心,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时候玩游戏是不会围观你的,只要有一两个围观的话,八成就是被盯上了,这种一般就是那些混混,分辨是不是混的很简单,就看他抽烟否,如果抽烟就得当心咯(因为学坏了才会抽烟嘛)先就是搜身这些有没有钱,在机厅一般是不太好搞,就是靠着你或者找借口说出去给你说个事之类的骗你去人少黑暗的地方,那就得想尽一切的办法脱身,如果找到机会跑的话,那速度真不得了。去厅的时候钱也是想着办法的放:穿长袖的外衣就放袖子里、塞袜子里、放鞋子里、直接放老板那、实在不行放内裤里,为了对付这些抢钱的也是想破脑袋的放钱,有家机厅的老板很有良心,也或许是恨那些抢人的混混,放老板那打多少拿多少,或者直接暂时放老板,然后混混搜身没搜到,就问买了多少币,就说2个,不信问老板,而那老板也会帮着行骗,就说只有2个,那些混混也没无疑,也只好作罢闪人,等走了后心里一阵窃喜。
====街机中国因您的参与,才会更精彩====
--- mame plus街机游戏模拟器教程 ---

--- 街机游戏新手大礼包 ---

TOP

发新话题